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关于我们

在夜晚 在黎明 在路上

时间:2019-04-05 06:16:59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这是一群沉静的人。浅夜,那辆喷印“湖南日报”四个鲜红大字的硕长班车,跨越桥梁和隧道,河东驶向河西。此刻,属于夜的各种欲望已见萌动,白天的喧闹犹在街道流传;夜深,黎明尚在天的那一边,回程的班车,孤独行驶在没有音乐的街道。残月如钩,路灯也疲倦地合了眼。夜的单纯,路的纯粹,赋予这群人格外的气质:色清如水,波澜不惊,宠辱两忘,沉静淡然。

  记得,作别晚班那天,特意赶了个早儿,站在黄金乡轰鸣颤抖的印厂二楼,咂摸夜的开始,触摸夜的尽头。

  那一刻,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帘,探身而进,执意在水泥地板留下一些刻痕。黄金乡的鸟,相伴多年,从未谋面,早各各占据枝头,和鸣对唱。窗外,芙蓉中路移植而来的香樟,叶脉深翠,枝条舒展,馥香袭人。

  今夜,相同的气息在这里酝酿,静静的波澜从这里生发。这个大开间办公室传导的声音,以方正的步伐、光波的速度,向热土的每一个角落奔驰。走三湘,行四水,如期而发,如是铺陈。

  这是一群规矩的人,规矩如天上的星座。不管月明如镜,抑或密云排空,他们总在自己的位置,或纵情闪烁,或欲语还迟。更多,则是侧身光亮和云彩后面,出处不祈人知,名号从不告白。他们,只是星星,夜的儿子或女儿,夜的伴侣或情人。

  这是一群本分的人。外面的天空,很大,很高。他们的天空,就是眼前一张纸。没有叩弦顾盼的神气,没有目送飞鸿的闲适,没有悠然南山的飘逸,没有升帐中军的雄阔。他们更像脚踏大地的耕者,凭手艺吃饭的匠人,修修剪剪的园丁,经营着这片天空,看护着这片天空。

  这是一群沉静的人。浅夜,那辆喷印“湖南日报”四个鲜红大字的硕长班车,跨越桥梁和隧道,河东驶向河西。此刻,属于夜的各种欲望已见萌动,白天的喧闹犹在街道流传;夜深,黎明尚在天的那一边,回程的班车,孤独行驶在没有音乐的街道。残月如钩,路灯也疲倦地合了眼。夜的单纯,路的纯粹,赋予这群人格外的气质:色清如水,波澜不惊,宠辱两忘,沉静淡然。

  这是一群懂得涵养的人。他们,来自不同的方向,来自不同的岗位,却总能天然地相溶,滴水成珠,汇涓成流。每一个小小分子,让一让,靠一靠,彼此之间便没有了缝隙,没有了距离。流而不放,动而不乱,静而不腐,这个群体总有无穷无竭的活力。

  这是一群懂得使命的人。什么是使命?很少有谁把这两个字挂在嘴里。晚班的兵,见过大场面,排过大阵仗。枕戈待旦,百炼成钢;营门一开,势若虎贲。百战不言败,上阵不退缩。这样的兵,就是懂得使命的兵,就是履行使命的兵,就是可堪驱使的兵,就是值得信赖的兵。

  这是一群懂得感恩的人。蒙受领导万般关爱、呵护,不骄;手握稿件生杀予夺之责,不傲;面对责难、委屈、误解,不逞;不折不扣执行上级意图,守规守矩,收放有度,不纵。知足,知不足;知止,知不可止。这样的境界,是真感恩的境界,真明白的境界。

  记得那夜,山崩地裂,我们失语低头,一起抒写无尽的痛,笔起笔落,只有黑白两色;

  记得那夜,举国欢腾,我们一起把自豪与骄傲洒满天空,在纸上留下恣意张扬的大脚印;

  记得那夜,天寒地冻,我们一起堆积温暖,试图最快融化冰雪,为踉跄的归人铺垫回家的路途;

  我们一起奔走探访湘江边最美村镇的路上,我们一起在湘闽赣老区的密林中无语穿行,我们沿着青年之路,感悟解读人生和信念的密码……

  我们笑过。一个好版面,一个好标题,一篇好言论,都能引爆幸福,笑声持久弥漫。

  十年。洗涤,沉淀,过滤,净化。有人来到,有人离开,这个群体始终声息不动,本色不改,阵容不乱。来到或离开,夜都会给他们留下共同的印记。这样的印记,是生命时光额外赐予的财富,是可以炫耀或不可示人的神秘私藏。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